a62w 2wu2 bekn 8qer x7np tdx1 h11n 6410 wmeu q60y
天籁小说 > 历史小说 > 三国小霸王 > 第386章 另一个选择
    孙策四人原本说的是征战杀伐之事,情势艰难,气氛多少有些压抑,被这两个可爱的小姑娘一搅和,阴鸷之气立刻散了几分,心头也亮堂了很多。

    黄月英抓住机会,说袁权打算亲自下厨,为孙策接风。孙策心知肚明。袁权是个极聪明的女子,知道刚才让自己为难了,这是变相的道歉呢。想起上次装醉的事,孙策有些心动,不过一想到刚才那个剑拔弩张的场景,他又有些担心。按理说袁权应该会请吴夫人,但谁知道呢,女人争执起来可没道理可讲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不能确定,还有好多事要处理,到时候有空我就过去。我如果没空,你们就帮我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很失望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,拉着大小桥到后院去了。听了回话,袁权却没有一点失望的意思。她亲自去请吴夫人,吴夫人也觉得孙策刚回来就让他为难不好,他以后是要娶袁衡的,亲戚之间不能闹僵,便一口允了,又让孙翊来通知孙策。

    孙策还是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复。公务太多,不敢保证,你们先吃就是了。

    桥蕤三人莫名其妙,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而已,为什么要两次三番的来说,难道是嫌我们太啰嗦了?他们一头雾水,孙策心里明白,却不好解释,只好拉着桥蕤继续谈事情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三关那边有没有消息来?”

    桥蕤并不知道孙策对三关的情况一清二楚。他一拍大腿,难得地兴奋起来。“将军,你上次招降的那个李通虽然年轻,却着实有点手段。短短一个多月就重新调整了三关防线,刘勋兴师动众的来攻,几乎连城墙都没碰着,就灰溜溜的回去了。依我看,他堪和徐庶相提并论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许虔匆匆赶来,看到斜倚在榻上的许劭嘴边的血迹,跺足道:“子将,你这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许劭无力地苦笑道:“兄长,这次我们是真遇到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许虔连忙坐在榻边,握着许劭的手,搭了搭他的脉门,见许劭虽然脉急了些,却不弱,这才放心了些。“你别着急,慢慢说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广陵张纮投入孙策麾下了。”

    许虔眉头猛的一挑,眼睛瞪得老大,好半天才慢慢放松下来。“张纮张子纲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。”许劭把事情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,许虔静静地听着,半晌没有说话。他松开了许劭的手,轻轻拍打着大腿,眼刘闪烁了好久,几次有开口的意思,最后却又没说话,似乎有什么顾忌。许劭从小和兄长相亲,一看他这神情就知道他有为难之处,便主动说道:“兄长,我没事,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许虔又思索了片刻。“子将,你怎么看孙策这个人?”

    “兄长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你觉得他有可能击败袁绍吗?”

    许劭吃惊地看着许虔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听懂了许虔的意思,但正因为如此,他才如此震惊。孙策和袁绍相比?这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啊。可是他很清楚许虔是什么人,谢子微说他是干国之器,评价甚高,别人也许不相信,他是相信的。

    既然许虔这么说,他自然已经认真考虑过了,甚至已经做出了决定,现在只是顾忌着他的面子,所以才和他讨论。许劭坐了起来,也很认真的想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“如果就个人而言,不论是气度还是见识,孙策都足以和袁绍相提并论,甚至更胜一筹。但是逐鹿中原比的绝不是一个人的力量,还要看家族的力量。在这一点上,孙策根本无法和袁绍相比。他连袁术的旧部都无法收服,投靠他的人也都是一些寒门子弟。这样的人冲锋陷阵也许可以,治理一方政务就不行了,绝不是建一个讲武堂就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许虔轻轻点头。“坐镇一方呢,有没有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倒也不能说一点可能也没有,只不过在豫州的可能性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也是这么想。但眼下袁绍与公孙瓒决战河北,在短时间内,没人能和他争奔豫州。刘备不过是边鄙一匹夫,朝秦暮楚,不值一提。下邳陈家名声不小,但陈登只有一个庐江郡,也不是孙策对手,除非他能控制整个扬州。即使如此,他至少也要一年半载。在此之前,没人能影响孙策对汝南的控制。我们和他对抗,风险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兄长的意思是,我们向他低头?”

    “低头倒也不必,但适当的做一些让步,以免无谓的牺牲,总比坐以待毙好。”许虔又考虑了一会儿。“你听说了吗,颍川的邯郸淳和胡昭在南阳搜罗古碑,研究古文字,准备重写南阳郡志。”

    许劭明白了。“我们也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以?汝南是陈国故地,袁家是陈国后裔,既然孙策也依托袁家,我们追溯袁家的历史,他总不会反对。至于古文字,放眼天下,谁能超过我们许家?仅是叔重公的《说文解字》,就是他们几辈子也赶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许劭沉吟道:“兄长,你可曾想过为什么叔重公将《说文解字》献与朝廷后,朝廷一直没有反应?”

    “怕古文经学坐大嘛。”许虔叹了一口气。“到了今天这个地步,就算古文经学不坐大,今文经学也支撑不下去了。子将,大势所趋,非人力可为。既然如此,何不顺水推舟,借势而为?”

    许劭想了想。“既然兄长已经做了决定,我自当依从。不过我与孙策多次发生冲突,突然改变态度,他也不会相信我。不如兄长……”

    许虔笑着摇摇头。“子将,你想多了。我与你是亲兄弟,岂能脱清。我想,也许是该让文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许劭眼神微缩。“他在哪?”

    “听人说,在吴郡都尉许贡处。”

    许劭轻轻地吐出一口长气,点点头。“兄长,他那张嘴可不太好,万一和孙策吵起来,说不定会丢了性命。到时候我们就不是帮他,而是害了他了。”

    许虔很有把握地摇摇头。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许劭很想问问许虔哪来的信心,是孙策不会杀许靖,还是许靖不会顶撞孙策,在他看来,这两件事都极有可能。可是话到嘴边,他又咽了回去。决定是兄长做的,他该提醒的已经提醒了,结果如何,不是他能控制的。许靖和他一直不合,对此外界颇有风评,他如果推荐许靖做官,倒可以洗脱这个罪名。

    两全其美,何乐而不为?至于许靖愿不愿意接受,又能不能和孙策和睦相处,那就不用他关心了。